土耳其以弗所,

目前世界上最大的、

保存最完整的希臘羅馬古城遺址。

在這片2000多年的遺蹟之上,

迎來一批慵懶新住戶

一隻貓悠閒地在以弗所遺蹟上曬太陽。

Tuul和Bruno Morandi,

長達18年的時間裡,

一直在拍攝人物、

城市和世界風光。

他們偶然在旅行之中,

開始了另一主題的拍攝:

街上的流浪貓。

可愛的貓貓,

真是讓人想狠狠地吸一口啊!

在他們的書《貓的奧德賽》中,

(La Grand Odysée des Chats)

這些毛茸茸的小傢伙,

在摩洛哥舍夫沙萬的建築前休息;

從以弗所的遺址上空一躍而過;

在日本好奇地觀察漁民,

等待時機叼走被扔掉的魚雜。

摩洛哥北部,流浪貓在藍色的舍夫沙萬安營紮寨

Morandi夫婦也是愛貓人士。

這本書是為了獻給他們的貓:

10歲的Mujra。

Tuul誇自己家的貓貓,

“Mujra美麗又善良”。

旅途中,Tuul和Bruno Morandi二人被貓咪的魅力所俘獲,忍不住對遇到的貓咪舉起相機。貓咪照片越來越多,他們便詢問編輯,能否做成一本書。編輯同意了,他們從此開始以一種全新視角,記錄這些流浪動物。

在日本的“貓島”,一隻橙色的虎斑貓好奇地看著另一隻。

“在我們看來,拍貓和拍人沒什麼差別,”Tuul Morandi說:“因為我們擅長抓住瞬間的精彩,拍攝街頭的日常生活。”如果遇到一隻溫順的小貓,他們還可以趁機輕輕地撫摸它。

日本”貓島“,橘貓們在漁船邊大步前進。

“野”貓往往會害怕人類、

和人類保持一定距離;

但沒有主人的“街”貓、

“流浪”貓、“社區”貓卻很友好。


Morandi夫婦還觀察到,

不同國家、城市的貓習性都相似;

但和人類一樣,

性格會迥然不同,

有的貓靦腆害羞,

有的大膽親和。

“日本大部分貓完全不害羞,因為這裡的人們對貓尤其友好,日本有十多個貓島。”Tuul說。

Tuul說,在日本,

貓和漁民有一種“特殊關係”。

人們認為貓會帶來好運,

還有專門供奉貓的神社——

肯尼亞最古老的拉穆古鎮,這裡的貓臉更窄,腿也更長。

為了控制流浪貓的數量,一些組織採用誘捕、絕育、迴歸的策略(稱為TNR)。對於無法被領養的流浪貓,志願者們會為其做絕育手術。理論上來說,TNR能讓流浪貓逐漸消失,或至少保持穩定的數量。但野貓的繁殖速度還是太快,一個地區每年需要有75%的貓接受絕育,才能達成目標。

儘管對於流浪貓仍存在爭議,

但全世界的人,

都喜歡貓咪陪伴在身邊的感覺。

肯尼亞拉穆古鎮裡玩鬧的貓咪。

在肯尼亞沿海附近的拉穆島,

“街貓”成為當地文化的一部分;

希臘的貓還受到法律保護。

在Morandi夫婦的照片中,

人們總是習慣貓咪的存在,

愛撫、擁抱它們。

“貓,已經成為街道的一部分。”

來源:國際地理中文網